Search
  • Memes & Friends

專訪 #03 Dorothy Cheung

Updated: Feb 22



#我的愛自己是 坦誠面對自己

對自己的不滿


其實也是出於愛


或者表面上的愛與不愛


本來就都是愛的一體兩面吧




Q1 // #愛自己的定義 // 自從十五歲那年發現自己喜歡女生,我不再愛自己,或者,是害怕自己不值得愛,至少,在教會背景的學校和家庭成長的我,成長中總是沒法離開這樣的恐懼,於是,安全的退路,就是學習成為一個表面安靜的,馴服的人。


兜兜轉轉,到了二十幾歲,偶然在佛學講座中聽到一個故事:從前,有個一貧如洗的人,但在他的破屋之下,埋藏了滿地寶石,只是他沒有認出,他原是個富有的人。那位老師說,同樣,我們也早就有各種美善,只是我們未曾認出。


聽見當下,不禁落淚。




Q2 // #不愛自己的狀態 //


以為自己要變成某一種人,才能說出自己所想,而忘記坦誠面對自己的好與不好。(常常不自覺哼起the pancakes的《陽光》:「我的聲音不夠嘹亮/又愛夢愛沉迷愛想像/像我這般可會夢想成真/可會得到我所想」)


小時候不敢唸藝術,是出於對自己的否定:認為自己沒有天份,不夠聰慧,因而退而求其次,去讀文化理論。後來輾轉回到了藝術行業,才發現或者所謂天份,並不純粹是技巧,也是對世界的觀察,對情感的體會。當然,間中我還是會討厭自己做得不夠好,尤其在公共場合說自己的作品,但偶爾還是會想起自己才開始學習拍攝錄像,也只是短短三年。


記起第一次自己拍攝短片,也是誤打誤撞。本來我去唸書初期,一直也只打算專注攝影,結果在一次學系跟EYE 電影博物館的合作,每個人都一定要拍短片,我就這樣「膽粗粗」拿著在學校借來的攝影機,拍攝了第一份錄像作品。剪接甚至輸出檔案,也是邊做邊學,但看著作品從無到有,一剎那閃過這樣的念頭:「啊,這就是創作了嗎?」雖然過程不斷碰壁,也有不少焦慮煩惱的時候,但感覺總比否認自己好多了。


《景外書 / Letter to the Outsider 》劇照


這數年來,創作和觀看紀錄片的經驗,總讓我習慣對別人產生同理,但有時,卻忘記也要對自己寬容一點,也不要怪責自己的自責。疫情期間,多了一點學習的機會,漸漸理解對自己的不滿,其實也是出於愛,思考之際,突然記起,或者表面上的愛與不愛,本來就都是愛的一體兩面吧?



Q3 // #愛自己的生活模式 //


在以前的工作崗位,常常接觸不同的藝術家,日子下來,發現從作品之中,通常也能夠看見藝術家的性格和處事風格。我想,或者我的作品會看見我嘴饞的一面吧?當然除了貪吃,因為我很喜歡跟拍攝的對象一起煮食,或用食物開始話題,如《見光》雖然是關於研究歷史檔案,但我也拍攝了很多煮食的場面。


《見光 / Home, and a Distant Archive》劇照



她們的這雙手,除了翻閱檔案,也會切菜、化妝、寫作,而生活和歷史,本也是息息相關。


這數年來,無論是自身還是世界,都發生了很多事情,如是尤其希望能夠愛惜自己的身體和心念,日復日去做自己相信的事,不論是拍攝和研究也好,抑或是買菜煮飯,盡量懷著正念生活。


《見光 / Home, and a Distant Archive》電影海報



February 2021


Memes & Friends 文化基因工作室

#我的愛自己是 專訪#03 Dorothy Cheung | Hong Kong ​ Artist and Filmmaker

ig: @dorothy_films

www.dorothycheung.com ​ Portraits by Kiki Ho

作品劇照 © Dorothy Cheung

編輯小隊:Dani Chong, Tina Lee 設計及宣傳小隊:Project Mooon Studio

上一篇:專訪 #02 Tabu《#我的愛自己是 真正合乎道德的自私》

下一篇:專訪 #04 Mani《#我的愛自己是 誠實瞭解自己》

809 views2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© 2021 by Memes & Friends